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不患得失

幾個朋友聊天,說起年少時做過的傻事,其間自然也包括那些心甘情愿吃過的啞巴虧。阿琳說起N年以前,她跟朋友的一件舊事,讓我們的感觸最深。

那時候阿琳剛畢業,住在單位的單身宿舍里。下班以后人去樓空百無聊賴,不恨白馬無王子,只愁人間日月長。剛好這時候,一個亦師亦友的作家請她幫忙,因為文化界里一樁案子鬧得正沸沸揚揚,他作為事主的朋友,感覺自己很有站出來將真相公之于眾的使命和擔當。書稿已經起筆開動,出版社也已經落實,因為要趕著惡炒的熱乎勁兒抓緊上架,出版社囑他務必快馬加鞭日夜兼程。這樣一來,便很難再有潤色文字的時間和閑情,而阿琳的文筆細膩清秀、為人爽快仗義他了然于胸,于是請阿琳幫忙,“當他的文字編輯”。

阿琳想都沒想就答應了。

想當初,自己作為一個酷愛文學的業余作者,曾向當地的一家報刊投稿。而那位朋友作為責任編輯,是給她回過幾封很用心的退稿信的。從行文準則到詩外功夫,每次都是洋洋灑灑地寫了,鼓鼓囊囊地寄來。這樣的教引和扶持,讓她受寵若驚沒齒難忘,現在總算有了一個回報的機會,哪有不應之理。

于是每隔一兩天,她便騎著自行車跑上幾十里,去他家取草稿,回來挑燈夜戰字斟句酌,再用秀氣的鋼筆字一絲不茍地謄寫清楚,騎車送回去,再把他新寫的文稿拿回來繼續改。流火的暑熱天里,她蹬車蹬得滿身是汗,“一張臉曬得跟油爆蝦似的,像提著籃子賣山里紅的村姑”。總有一個多月吧,她像繼母厚待前房的孤兒一樣,字斟句酌地捯飭著他的書稿,從月上柳梢到東方既白,沒想過為人做嫁衣,只覺愜意過癮,樂在其中。

后來,他的書稿順利出版,引來四方叫好一片。書中案子的事主對他賞識有加,送了幾件價值高昂的作品做酬謝。他在名利雙收的喜悅之余,不知是否對阿琳有過那么一絲的歉意——在唯一沒有請她潤色過的序言部分中,他殷勤妥帖地向協助成書的各方致敬,鳴謝的上賓呼呼啦啦浩浩蕩蕩一大串,唯獨對她只字未提,只在送她的樣書上題了一首打油詩,里面的感謝和慚愧婉約迷離、若有卻無,遠不如他讓老婆親手鉤了送她的一件鏤空小衫真切具體。

可是這對于當時的她,已經足夠了,所以當她把樣書拿給朋友安姐看的時候,對安姐關于鳴謝名單里沒有她的質疑,竟然有點不以為然——朋友之間,能幫一把就幫一把,君子之交不患得失,太錙銖必較了,未免有點沒意思。

事情過去了很多年,中間也共過幾件事。在很久的后來阿琳終于發現,或者說是慢慢相信,所謂“無友不如己者”,說的便是他那樣的人。這樣的感受一念既出,便像春草一樣不動聲色的滋長。她帶著“漸行漸遠還生”的芥蒂慢慢與他疏離,已經好久不聯系了。

提起安姐,阿琳又念念不忘地回憶起她為自己抱不平的激昂憤慨。她的一句話,讓當時的阿琳聽起來有點難堪,后來卻奉為座右銘:朋友之間,固然可以不計得失,卻不能在彼此心目中的位置不對等。(文/阿  簡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财神爷pk10手机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