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一封紅葉

深秋的山頭,獨我一個人,看漫山遍野的深芽綠、淺草綠和荷莖綠。這個時節,天地間的色彩突然豐富起來,黃花秋葉,微瀾細雨,和煦清風,灼灼清霜,將整個秋天渲染得令人割舍不下,即使是清一色的綠,卻也不是單調枯燥的,站遠了看,總能從宏大的空間和壯闊的格局中看到重重疊疊、斑斑勃勃的綠。我仔細瞧著,體味秋天況味,感悟來自季節深處的震顫。突然,一抹鮮艷的紅色闖入眼簾,再仔細去看時,它已經深深藏在了鋪天蓋地的綠中,尋不到蹤影。

自此,我的秋天只剩一件事情:尋找一片詩意的紅葉。

秋日里飽經風霜后愈加鮮艷的紅,叫我陡然對生活充滿希望,仿佛是谷底升起的太陽,照亮了整個黎明。外出游玩時,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一樣的顏色中尋找不一樣的色彩,那一片片紅遍萬山的波瀾,在目光中久久地搖曳著,牽動著一方情思。我想,大抵太過沉寂的生命,總需要一些驚世駭俗的顏色來喚醒和點燃,那種帶著極具沖擊力的顏色,一定能夠在絕境處給予人生的希望。

瑟瑟的秋風中,紅葉的顏色是飽蘸生命的鮮艷色彩。山嶺如波浪般連綿起伏,在大地上劃出一道浪漫的吻痕,洋洋灑灑,不拘一格,瀟灑得令人羨慕。那是紅楓、火炬樹、紫葉桃和地錦,它們郁郁蔥蔥,交織成片,胭脂、銀朱、妃紅、桃紅、十樣錦,每一種植物都美得不可方物,每一種顏色也都美得無法言說。細細讀來,這些字眼從唇齒間溜走,又須臾回頭,仿佛旖旎多情的妙齡少女,將世間最美的中國色盡數制成輕薄的衣衫,披在肩頭。少女朱唇微啟,雙頰上的緋云染紅了稠密的樹葉。華夏積攢了幾千年的美,都在這一顰一笑和漫山紅葉里了。

當紅葉裊裊婷婷地襲來,一幅如泣如訴的畫卷便在我眼前展開。朱砂是正紅,天子朱批是它,貴胄朱門是它,宮闈紅墻朝天闕亦是它,幾千年了,它一直如此濃烈,從宮墻深深的庭院里,燒到了霧氣繚繞的深山里,沒有什么能夠像它一樣濃烈至此。胭脂是正盛的紅藍花,被一根石杵反復杵槌,褪去了黃色后現出紅色,隨處可見的蜀葵,稀少的重絳,珍貴的蘇方木,都可化作女子臉頰上一抹微紅的暈。這恰恰是紅葉的生長過程,只有經過了漫長的初秋,才能在經歷風霜后瀝盡舌尖上那一點苦澀,迎來最后萬山紅遍的綻放時刻。看那灼灼的紅啊,恰是紅葉為廣闊天地抹上的一點胭脂。十樣錦是浣花溪畔的信箋,少女薛濤以草木為材,將信紙染成少女粉,上題小字,以寄深情,如今紅葉中不乏十樣錦色的,誰又能說,那不是薛濤寄來的少女情思呢?

晏幾道的《思遠人》一詩中,主人公在紅葉黃花落滿地的秋天里思念千里外的遠行人,書信寄了一封又一封,卻始終沒有回信,淚水如潮水一樣涌來,再次提筆寫相思,從相識一直寫到別離,原來情深似海時,紅箋的顏色也會黯然失色。我寧愿相信,主人公的信紙就是一封紅葉,上面寫滿了離情,寫滿了思念,以至于后來的書信里,都隱藏著一封紅葉的身影。白樸在《天凈沙·秋》中,用堪稱白描的手法描寫了一組秋日的意向,落日熔金,殘霞似火,一座孤獨的小村莊被遺忘在夕陽之下。家家戶戶的炊煙飄出來了,籠罩住了村口遒勁的老樹和樹上的烏鴉。遠看有青青的山綠綠的水,近看有白草紅葉黃花。紅葉無疑是這一組景象中最為突出的,它色彩艷麗,情感熾熱,輕易就使整個秋天燒成了一片海。

紅葉亦是天地的絕響,唱完這一曲高亢的歌后,紅葉就要與季節一起,邁向隆冬了。紅葉紛紛墜落,千年的希望卻不會墜落,下一個秋天,它依舊會笑傲秋風,站在山的最高處,迎著朝陽與落霞,灼灼地開,就好像從不知疲倦那樣,一直唱同一首如泣如訴的歌謠。(文/李  娜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财神爷pk10手机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