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悅讀 > 正文

夢回鄂爾多斯

夜聽《夢回鄂爾多斯》,一遍遍沉浸于笛簫和馬頭琴聲中。屋外安靜時分,滑過耳畔的蒙古長調。在陳悅吹奏的組曲中,去尋安歇之處,歡喜所在。

因生在南方,我和草原有著距離。可以顯山,露水,卻不見風吹草低見牛羊。敕勒川,陰山下,天似穹廬,籠蓋四野。面對北方,讓我向往那無限曠遠的勝景。

陳悅笛簫演繹,一曲《夢回鄂爾多斯》,以溫暖貼耳的方式,拉近草原。每一個音符,通過樂器細節處理,萌發著對草原的向往。音樂覆以空間,彌漫著野草花的芬芳。音樂感染于懷,激發起熱愛之情。仿佛在季節里,四野有秋,夾雜植物自然的氣息,聚又來,飄又去。浮動間,揮發著自我的情緒。

再次走進《夢回鄂爾多斯》,去聆聽。

慢板開始,鋼琴節奏頓拍,像步步走進音樂的深處,有著神秘。笛聲悠揚而起,回蕩間,像是描述草原。低音笛停頓,馬頭琴聲起,成為曲段主角,又像在低低應和。等待,笛聲再起,韻味著草原風的蒙古調,婉轉有余,娓娓訴聽,引領著聆聽者步入殿堂。

馬頭琴再度主弦,聽似簡單,在小節里一遍遍往復弦音,實則助推曲風,引向高潮。 聽覺轉換,好像眼前出現草原策馬奔騰的歡景,雄渾而激烈。笛聲從主調旋律間,進入高潮。在這升騰階段,繞梁之音,明快于節奏,卻內含樂器的柔性。笛聲與馬頭琴不斷呼應。猶如持韁烈馬,有陽剛,存嫵媚。主曲親和感染力,撲面而來濃濃的民族風。

樂器陡然安靜,女聲起。天籟間,音色潤滑低沉抒情,有著曠古濃情草原風的蒙古長調,作為一曲中間鋪墊,承前啟后,讓該曲散發魅力。

長調漸隱,洞簫而起。深情處,坦于心,款款相望。低低傾訴間,細膩委婉。縱覽全曲,從平和而起,漸往高潮,復又緩緩落場,抑揚頓挫。像是柔剛過往,一浪起,隨風有波濤,一浪停,風歇如鏡面。

聽樂人,有心。曲罷后,不語,只等慣性,余音裊裊,不絕如縷。隱隱間,想起早前讀李白的詩:

蜀僧抱綠綺,西下峨眉峰。

為我一揮手,如聽萬壑松。

客心洗流水,馀響入霜鐘。

不覺碧山暮,秋云暗幾重。

峨眉會友人,蜀僧懷抱綠綺琴,揮手彈曲。詩者好像聽到萬壑松濤風,頓然感覺心如水洗,暢快淋漓。清脆流暢的琴聲漸遠漸弱,薄暮有鐘聲共鳴。不覺間,青山已暮,秋云重疊,天已暗淡。

曲遂人愿,相由心生。人世多起伏,聽曲各自然。如同在每個階段,鐘情一曲。也許只是一小節,萌心觸動,往往就存著牽掛與惦念。數年后經歷凡塵剎那,曲正應和,常常感念不止。如果不能釋懷,一曲催化劑,渲染獨到情懷,是留給自我一份打動。

一曲聽見憂郁,聽出激昂,在于聽者心境。如同沉浸于洞簫結尾,若有所失,卻存幻念。遙遙間心有草原,不曾謀面,卻在歡喜處,有著宿命,一次次夢回。(文/楊  鈞)

[責任編輯:何娟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今日內蒙古
财神爷pk10手机破解版